注冊 | 登錄

爸媽成功學:“娘氣”亞文化放過我的兒子吧

信息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8-09-10 17:54:16    瀏覽量: 492   編輯:黃詩琳 0
摘要:

 “終于開學了!”北京家長王麗莉如釋重負。

  王麗莉的兒子子軒開學就上了初中,在過去的整個暑假中,王麗莉跟子軒幾乎一直在“戰斗”。

  其實,王麗莉本來計劃暑假期間送兒子一份大禮:小學畢業游。但是,子軒說什么也不愿意出門。王麗莉最初以為是青春期在作祟,但是后來事情卻變得越來越不對勁:兒子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對著鏡子梳妝,洗臉、護膚做得非常仔細,甚至會偷偷拿面膜去敷,王麗莉就撞到了兩次。

  王麗莉馬上找兒子談話,告訴他男孩子應該有男孩子的樣子,結果,子軒拿出了手機隨手點了幾下,八九個明星的照片張張劃過,“你認識嗎?我也希望成為他們這樣。”

  他說,這八九個男孩是在“某某練習生”的綜藝節目中出道的。他們膚白、唇紅、皓齒、明眸,在中小學生中有大把的“粉絲”,看著一張張充滿陰柔氣息的男孩照片,王麗莉竟不知該說什么好。

  其實,男孩教育的危機,《中國青年報》早在2010年前后就已經關注,之后,性別教育也日益被人們重視,有些家長還特意利用寒暑假讓孩子參加類似“軍營男子漢”的活動。但仍有很多中小學男生沒有按既定的路線發展,與前幾代同齡人相比,現在男生個子躥得老高,發育得更早,而高大的外表下卻是一份陰柔的審美,越來越多的男孩喜歡精致裝容熱衷發美美的自拍、上傳花樣視頻。

  “男孩危機”似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陽剛氣成了稀缺資源。

  近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一線教師和家長,試圖尋找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

  女性包圍+男性缺失 男孩越變越陰柔?

  科學的性別哲學并不強調絕對的男性化或者絕對的女性化。“堅強,不是男孩子的專利,女孩子也要堅強;溫柔,也不是女孩的專利,男孩子也要學會溫柔,要相互借鑒。”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首席專家孫云曉說,但問題是現在我們的男孩子實在是過于柔弱了。

  不少專家指出,男孩子身上的這種陰柔之氣跟孩子的成長環境有很大關系。

  有人曾給當今的中國家庭畫像:焦慮的母親+缺失的父親+失控的孩子=中國式家庭。

  而父親的缺失確實在男孩的培養上引發了很多問題。

  “孩子性別意識的形成是從出生就開始的。出生之后他在觀察父母的言行舉止中,就形成了對男性和女性的認知。”兒童性心理發展與性教育專家胡萍說,當孩子知道性別后,就會尋找與自己性別相同的榜樣,男孩會把爸爸作為榜樣,女孩則會把媽媽作為榜樣。“而男人在家庭中至少應該示范出四種角色:第一個是爸爸,要明確爸爸是怎么帶著孩子玩的。第二個是丈夫,孩子會學習爸爸怎么與媽媽相處的。第三個是男人,是硬漢,既表現在外形打扮上,也表現在內在擔當上。第四個是兒子,兒子要向爸爸學習他是如何對待自己父母的”。

  這本來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父親只要在家庭中不缺席、不退縮,男孩本可以自然而然地學習如何做一個男人,但是,很多爸爸放棄了自己的責任,也就是實際上放棄了孩子。

  孩子在家庭中面臨著父親角色的缺失,到了學校之后,這種局面并沒有明顯的改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翻閱了教育部發布的2017年教育統計數據,發現從全國的情況看,的確存在女性專任教師所占比重更高的情況,其中高中女性專任教師所占比例為53.07%,初中為55.64%,普通小學為67.19%。

  這是全國的平均數據,還有專家指出,這種女性教師比例過高的現象在大城市更加明顯,女性教師所占比例能達到八成。

  針對這種現象,甚至有學者呼吁要“拯救男教師”。

  學校教育無性別化 男女生按照共同的標準要求?

  男孩危機其實也是一場教育的危機,人們對這個觀念已經達成共識。

  現在的男孩在學校中又過得如何呢?

  王麗莉的兒子子軒一直是很多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不僅學習成績很好,還是學校的大隊委。

  “確實,兒子在學校上課認真聽講、下課絕不打鬧、老師交給的任務一定認真完成。”王麗莉說,班上一共有兩個孩子當選了“市三好”,“一個是我兒子,班上最乖的男生,還有一個是班上最聽話的女生”。

  一直以來,我們都在說以升學為導向的學校教育必然產生應試為主的教育模式,在這種情況下,聽話、認真、仔細等利于女孩的評價模式無形中強迫著男生向這樣的標準看齊,束縛著他們的天性。

  這些年教育改革不斷深入,雖然,減負、尊重兒童個性發展成為改革中的常見詞,但是,在一線,效果并沒有完全顯現出來。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不少學校中了解到,隨著中高考難度的降低,與之配套的評價體系并沒有完全形成,造成“分分必爭”的現象,這種壓力在初中表現得更加明顯。

  “我兒子幾乎每天寫作業都會寫到晚上11點。”初一孩子家長李恒說,“我家這個樓隔音不好,我經常聽到隔壁小孩因為寫不完作業而大哭。”

  按照中國家長對學業壓力的特有“感知能力”,這種壓力必然會向下傳導,小學和幼兒園的孩子壓力也在默默加大。

  開學之際,年輕媽媽袁媛陷入了恐慌,起因是她與兒子幼小銜接班老師的一次談話。談話中,老師告訴袁媛:你的兒子坐不住,沒有專注力,對上學不感興趣。

  一番評價讓袁媛對自己的教養方式產生懷疑。為了糾正自己的“錯誤”,袁媛加大對兒子的管教力度,特別是對老師提及的缺點加以關注。一段時間下來,兒子沉穩不少,但另一方面,袁媛明顯感覺到,兒子會防著自己:“媽媽好像是老師派來的間諜。”

  小兒的一句看似玩笑又看似認真的話告訴我們,學校教育已經完全滲透到家庭中,孩子的學校生活和家庭生活之間的界限也日漸模糊。

  家校界限模糊了,校內和校外的界限同樣不清晰了。

  中國教育在線今年上半年發布的《2017年基礎教育發展調查報告》顯示,在中小學課外培訓界“眾所周知”的機構“好未來”的培訓人次從2013年的82萬人次增長到2017年的393萬人次,增長近4倍。

  現在,從校內到校外、從家里到家外都是學習,男孩女孩都是一個標準,男孩好動、探索的天性或說優勢被擠壓得更加慘烈。

  娛樂“妖魔化” 男孩審美進入誤區?

  就在符合男生天性的外部空間被壓縮到極小時,有一種空間卻在變大。

  這就是網絡。

  隨著手機的普及,互聯網與孩子如影隨形。當學生的世界變成從一個教室到達另一個教室后,網絡世界則因為它的隨時隨地、隨心所欲、色彩繽紛、豐富有趣而“必然地”成為他們的“貼身玩具”。

  “我們做過的一個研究發現,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榜樣對孩子的影響力會達到最高峰,初中二年級的時候,偶像的影響力達到最高峰。所以說榜樣和偶像對孩子的成長影響力是巨大的。”孫云曉說。

  當網絡成為孩子身邊少有的“伴隨者”時,網絡上經常出現的人便成了孩子學習和效仿的“榜樣”。

  而這幾年,各類選秀節目、真人秀節目大行其道,“一夜爆紅”的故事不斷沖擊著孩子們的大腦。

  “前兩天帶孩子到家附近的藍色港灣放松一下,半天工夫碰到兩個節目組的‘海選’。”北京家長劉畫說,“這些人扛著機器(攝像機)只要看到十幾歲的孩子就往上沖,幾個問題的采訪之后就告訴孩子,‘你已經通過了×××節目的初選,×號到×地就可以參加北京地區的正式海選了’,好像成為明星就是明天的事了,對孩子的影響特別不好。”

  孩子心里的明星夢像長了草。

  而電視上、網絡上、路邊廣告牌上出現的“夢想成真”的真明星們卻又不斷“刷新”著人們的審美觀。

  “如今流行文化里的中性打扮也會帶來新的潮流。”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媒體學院講師吳玥說。

  娛樂圈的目標是為了博眼球,男明星女性打扮可能并不完全發自內心的熱愛和傾向,無非是為了掙錢。但是當這種宣傳鋪天蓋地的時候,還缺少分辨能力的男孩又怎能分清哪些該學哪些不該學?

  “娛樂圈已經有妖魔化的傾向了。”胡萍說。

  不少專家指出,這種妖魔化可能被人為地夸大了,絕大多數男明星仍然充滿陽剛氣,這種“娘氣”應該只是亞文化,是暫時的。

  不過,中國傳媒大學(分數線,專業設置)媒介與女性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琴在一次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說,隨著媒體的傳播渠道更加多元化,青少年的媒介素養教育變得尤為重要,這一教育早在1930年代國外就已經開始在做,就是為了教育青少年如何辨識和判斷各種媒介信息以及使用媒介信息,運用媒介工具來促進個人生活、社會發展的能力。

  但是,顯然我們的媒介素養教育并沒有真正被重視。

  即使,“小鮮肉”們并不代表所有男明星,即使充滿“娘氣”的文化也可能僅有短暫的生命力,但是青少年卻是在毫無識別力的情況下在這種亞文化中浸淫,我們怎么保證男孩們的審美不會發生改變?

  顯然,該有適度的干預和引導了。“比如在美國,我看到美國的學生到處都在打橄欖球。在日本,打開電視就是棒球。棒球是他們的國球,非常熱門,很多中小學生雙休日都要回學校去運動。”孫云曉說。

  只有我們的學校按照教育規律來育人,我們的家庭按照常識來生活,我們的男孩都能到操場上揮灑汗水,這樣培養出來的男孩子可能成績不是最優異的,但是絕不會一身“娘”氣。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王豪 記者 樊未晨 實習生 王馨悅


汕尾一線網 版權相關聲明:
① 本網歡迎各類媒體、出版社、影視公司等機構與本網進行長期的內容合作。聯系方式:13421576183
② 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盡快妥善處理。聯系方式:13421576183
③本網原創新聞信息均有明確、明顯的標識,本網嚴正抗議所有以“汕尾一線網”稿源的名義原創新聞信息轉載行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单双中特中后付款